夫妻开改衣店操作间仅七八平方米 收费不低羊绒

  • A+
所属分类:干衣设备
2015年5月1日 不久前,微信朋友圈上流传着一篇很火很温暖的文章用爸爸的衬衫给女儿做裙子。看着那些款式陈旧的男士衬衫,巧加改造后竟变成一件件可爱的童装连衣裙,我对会改衣服
夫妻开改衣店操作间仅七八平方米 收费不低羊绒

夫妻开改衣店操作间仅七八平方米 收费不低羊绒

  2015年5月1日 不久前,微信朋友圈上流传着一篇很火很温暖的文章——“用爸爸的衬衫给女儿做裙子”。看着那些款式陈旧的男士衬衫,巧加改造后竟变成一件件可爱的童装连衣裙,我对会改衣服的妈妈们感到无比羡慕。随着精通针黹女红的城里人越来越少,服装修改渐渐成为热门生意。而那些来自农村或三线城市的改衣女工们,也在大城市的商场、超市或居民区不起眼的角落里,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夫妻开改衣店操作间仅七八平方米 收费不低羊绒

  不少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尽管商场里的成衣琳琅满目,但真正淘到一件完全合身的并不容易。有钱人可以雇私人裁缝,走高端定制路线;工薪族只好花几十块钱,去改衣店碰碰运气。

  两台带灯光的缝纫机、一个裁剪衣服的操作台、三把没有靠背的吧台椅、一台微波炉、一个饮水机、一面墙的衣服以及一地布头儿,就构成了改衣女工小杨的操作间。与装修前卫、宽敞明亮的前台和试衣间相比,这个只有七八平方米的操作间显得杂乱而拥挤,小杨每天都要在这里待近10个小时。“商场租金太贵,好环境得给客人留着。”

  小杨今年30岁出头,来自河北高碑店市,加工服装、箱包、鞋帽是当地一大特色产业。“我们那儿家家户户都做衣服,从上小学我就帮着我妈钉扣子,我们觉得做衣服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是种习惯。”2007年,结了婚的小杨夫妇来到北京,在老乡介绍下,她来到双安商场的一家改衣店打工。“最开始给裤子缝边、上拉链,后来老板看我活儿不错,开始把整衣改造的活儿给我。”

  据小杨介绍,最难的是改西服,要该得又圆又顺又合身非常考验手艺。“遇到过一位挑剔的顾客,改了好几次她都不满意,改到第五次她已经满意了,但我还不满意,又给她改了一次。最后她笑着跟我说,她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没想到我比她更追求完美。”说到这儿,小杨一脸认真地表示,她不怕接难干的活儿。“我不嫌麻烦,顾客越挑剔、活儿越难,我越高兴。因为这样才能磨练技术,否则好不容易学来的手艺慢慢就不行了。我反而挺感激那些挑剔的顾客。”

  如今小杨已经当上店长,在北京有稳定的收入唯一让她牵挂的是身在老家、10岁的儿子。这个五一,小杨请假回老家看孩子。“希望能早点在北京买房,把老人和孩子接来。”

  北京的连锁改衣店大多服务比较到位,修改衣服的价格要视衣服材质、修改难易程度而定。小杨的收费标准是钉扣子10元,扦裤边20元,上拉链20元,肥腰改瘦、瘦腰改肥50元起,换衬里80元,刺绣150元起,整改西服套裙300元,整改羊绒大衣500元起。这个价位在整个行业中算中等偏高。淘宝上也有不少改衣店,虽然价格比正规实体店便宜,但邮寄衣服的费用需要顾客承担。当然,您还可以自学基础缝纫技术,再买一台200多元的家用缝纫机,大部分简单的衣服修改就可以自己完成了。(张品秋)

  家住安园的居民最近发现家门口多了一个“裁缝铺”,这让他们感到十分方便。近年来本市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如何在业态调整中保障便民服务?一些国企在转型中将目光投向社区。拥有50多年历史的京工集团就在一些社区开设“京工1961”社区生活馆,里面可以买

  张建华今年42岁,在京经营小裁缝铺多年,帮老主顾改外套,帮新人们改婚纱、礼服,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从做衣服到改衣服,从“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到“穿出款式、穿出时尚”,一家小小的裁缝铺,折射出的是城市缩影,读出的是时代变迁。 一件运动

  西城区三里河路42号院内,有间挂着“宝明服装”招牌的小平房。别看房子小、位置偏,生意却一直很好。在改革开放40年的浪潮中,这间裁缝小铺凭借着好手艺、好口碑和好服务,历经35年风雨,屹立不倒。 不知道的人或许想不到,这间小铺的主人竟是一位拄着

  “我是一名坚持做皇家礼服品质的私人定制裁缝。”这是巨菲菲对自己的定位。在2016(第二届)中国海归创业大赛启动仪式上,这位长发飘飘面容姣好的北京女孩引发不少关注。现在的她是私品生活平台创始人,在朝阳区太阳宫玫瑰里花园开有一家名为“芙未私人定

  2015年7月2日 冷峻的灰色调,时尚的双排扣,考究的枪驳领剪裁……无论怎么打斗、折腾都保持优雅、有型的定制西装,无疑是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中最让女生们尖叫的看点。每个人看过之后,大概都会在心里种下一个西服定制梦:一套妥帖合身的西服,

  2015年6月16日 于瑾光是国内著名的定制服装专家,他的职业生涯起步于红都服装公司,在红都他为包括、周恩来在内的众多国家领导人制作过服装。 因为手艺出众受到了周总理表扬,于瑾光的事业一路坦途,年纪轻轻就成了红都的技术主

  2015年4月16日 “ 扣边只用了一两分钟,那个被他说成很‘贼’的缎子,经他手就老老实实,平平展展地趴在案子上了。” 作者大学时代的作品 上大学时,每个学期都有服装制作和制版的课程,设计的想法一大堆,效果图也画得溜溜的,但总是很难把想象效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